<u id="80o8x"></u>
  • <wbr id="80o8x"></wbr>
    <video id="80o8x"><ins id="80o8x"><dl id="80o8x"></dl></ins></video>
    <dfn id="80o8x"></dfn>

      <u id="80o8x"><sub id="80o8x"></sub></u>
    <u id="80o8x"></u>
      <source id="80o8x"><sub id="80o8x"></sub></source>
  • <u id="80o8x"><sub id="80o8x"><tr id="80o8x"></tr></sub></u>

    1. 您現在的位置 : 首頁 > 女性新聞 > 正文

      “沂蒙母親”:血濃于水的軍民情

      時間:2021-06-18 09:25 來源:解放日報

      1.jpg

      于愛梅

      八百里沂蒙紅色熱土,在長期的革命實踐中,鑄就了“水乳交融,生死與共”的沂蒙精神。近日,在由中共山東省委宣傳部、山東省社科聯等聯合舉辦的“齊魯大講壇”上,“沂蒙母親”王換于的孫女、“沂蒙紅嫂”張淑貞的女兒于愛梅傾情講述了一個革命老區普通家庭的故事,讓我們一起感悟共產黨人對初心使命的堅守以及紅色基因的傳承。

      俺是王換于的后代,是沂蒙山的女兒,俺有責任、有義務當好沂蒙精神的傳播者、實踐者,把沂蒙精神發揚光大。

      ——于愛梅

      “水乳交融,生死與共”

      沂蒙是沂蒙精神的發源地,沂南是“沂蒙紅嫂”的誕生地。抗日戰爭年代,沂蒙人民積極響應全民抗戰的號召,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,堅定信念,不畏強暴,奮力反抗,共同鑄就了“水乳交融,生死與共”的沂蒙精神。

      一種精神的形成,需要一個個普通人、一代代熱血兒女前赴后繼,去經歷血與淚的洗禮。沂蒙精神同樣如此。“最后一口糧做軍糧,最后一塊布做軍裝,最后一件老棉襖蓋在擔架上,最后一個兒子送戰場”,這是沂蒙人民的真實寫照。沂蒙涌現出了一大批“沂蒙紅嫂”,比如,“沂蒙紅嫂”第一人、獲得“全國百位英模人物”稱號的明德英,她用乳汁救活了一位八路軍小戰士。“紅嫂”王步榮送四兒一女上戰場,她先把二兒子送到了部隊,二兒子犧牲了,她又把大兒子、三兒子、四兒子和唯一的女兒都送到了戰場。還有架火線橋的李桂芳。那是1947年5月,孟良崮戰役打響后,為讓部隊及時參戰,李桂芳組織了32名婦女,拆掉自家的門板,在冰冷的河水中,用身體當橋墩,用門板當橋面,架起了一座火線橋,讓部隊順利過河。

      還有“沂蒙母親”王換于,也就是俺的奶奶。抗戰時期,山東黨政軍領導機關就曾設在俺奶奶家,因為同甘苦、共患難,俺奶奶一家和革命同志們結下了深厚的情誼。奶奶膝下兒女成群,除了親生兒女外,還有很多革命兒女。

      “水乳交融,生死與共”,俺奶奶用實際行動詮釋了這種血濃于水的軍民情。下面俺就和大家分享一下俺奶奶在革命時期經歷的一些事。

      帶動全家人入黨

      俺奶奶王換于1888年出生,1989年去世,活了101歲,一生飽經滄桑。

      她娘家是在岸堤填圈里村,家境非常貧窮,19歲嫁到我們家。在舊社會,婦女沒有任何地位,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。俺奶奶嫁到我們家后就兩姓合在一起,叫作于王氏。

      全面抗戰爆發后,根據黨中央的指示精神,黨組織深入村、戶,向群眾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,號召婦女走出家門,和男同志一起參加抗日。俺奶奶就是在那個時候被動員和發動起來的。由于俺奶奶性格直爽,辦事干練,思想上要求進步,因此被當地的黨組織培養成了抗日積極分子。1938年11月,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
      入黨不能沒有名字,當時有個八路軍干部就出了個主意:俺奶奶是由王家嫁到了于家,又是用兩斗米換來的,干脆就叫“王換于”吧。于是,俺奶奶就有了王換于這個名字。

      1939年6月,日寇對根據地進行大掃蕩,中共山東分局和八路軍第一縱隊的機關首長徐向前、朱瑞來到了我們家所在的馬牧池鄉東辛莊。為什么他們會選擇到這個村呢?一是因為我們這個村的群眾基礎好,二是我們村三面環水,并且水連山,地形對于游擊戰非常有利。

      八路軍通過考察,把辦公機關安在了我們家,后來,大眾日報社也搬到了這里。從那時候起,俺奶奶和家人便陸續地認識了許多首長和同志。奶奶與他們朝夕相處,結下了深情厚誼,同時也接受了更多的革命思想。她親眼看到,那么大的司令、政委和老百姓一個鍋里吃飯,稍有空閑,還經常幫著刨地、種莊稼、挑水、掃地,隊伍上的年輕同志為了讓老百姓安全撤進山里,豁出命去與鬼子拼刺刀。因此,奶奶更堅定了自己的信念,為自己是一名黨員而感到自豪。

      我們村里的老黨員,大部分都是奶奶發展的。抗日戰爭剛開始的時候,大環境很差,老百姓對共產黨和八路軍、對抗日政策不了解。為了使更多的父老鄉親接受抗日思想,俺奶奶就帶領著俺父親、俺母親、俺叔挨家挨戶地做工作,宣傳抗日救國思想。

      一開始,沒有人相信,組織會議也沒有人敢參加。村里還有人說三道四,甚至有人揚言說“鬼子來了,先殺你,先燒你”。但是俺奶奶不放棄,仍然堅持不懈地做工作,慢慢地,抗日救國思想在我們那一帶傳播開了。同時,大家看到,八路軍確實是我們自己的隊伍,他們愛護老百姓、保護老百姓,為了老百姓出生入死,是老百姓的貼心人。于是,要求入黨的人越來越多。

      在她的影響和帶動下,俺父親、俺母親,還有俺叔,于1939年3月都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他們一起做宣傳發動工作,發展黨員,僅1940年,他們就發展了19名黨員。

      當時的口號是“一個黨員一片天”。追隨著俺奶奶的腳步,俺娘在1940年至1943年期間,一個人發展了20多名黨員,分布在8個村莊里。這些老黨員,現在有的還健在。

      正是因為感受到共產黨是為人民謀利益的黨,人民軍隊是人民的子弟兵,俺奶奶、俺娘她們才逐步形成了堅定的政治覺悟,并將其轉化為實際行動,擁護共產黨和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。

      自己家成了戰時托兒所

      俺小的時候,聽得最多的故事,是俺娘、俺奶奶講的戰時托兒所的故事。這些故事,俺又經常講給俺的孩子聽。

      1939年,艾山鄉設立了一個托兒所,專門負責看管八路軍的孩子。那時候,俺大姑就在托兒所工作。到了1940年,因為鬼子進行掃蕩,形勢非常緊張,所有的黨政機關都進行了轉移,托兒所的孩子也需要轉移。轉到哪里去呢?當時俺奶奶是副鄉長,由她主持開了一個家庭黨員會,經俺娘提議和反復討論,最后做出了將托兒所的孩子轉移到我們自己家的決定。俺奶奶向徐向前司令員作了請示,徐司令員當即答復同意了。

      第一批轉來了27個孩子。這么多孩子,目標太大,安全當然是第一位的。因此,俺父親和俺叔就在本村的后嶺壘了一個大地窖,在東山挖了一個山洞,隨時準備把孩子們藏起來。1941年—1943年期間,日本鬼子掃蕩的時候,他們就經常抱著孩子躲進地窖或者山洞里。有幾次情況特別危急,孩子們進了地窖后不適應,有的孩子使勁地哭,大人們擔心得要命,就怕被鬼子發現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萬幸的是,鬼子沒有找到洞口,有驚無險。他們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躲過了鬼子的搜查。

      隨著形勢的發展,我們這一帶的八路軍和領導干部越來越多,因此孩子也越來越多,最多的時候達到40多個。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,大人們都吃不飽,也沒有多少奶水喂孩子,有些孩子由于先天營養不良,體質比較差。俺奶奶和俺娘就又商量出了一個辦法:給孩子找奶媽,分散喂養。這樣,一來能更好地照料這些孩子,二來能起到掩護作用。

      于是,俺奶奶和俺娘就到各個村莊挨家挨戶地打聽,安排走了20多個孩子。為了照看好這些孩子,俺娘把她的妹妹和表妹都叫來幫忙,當時表姨才14歲,就擔起了看管孩子的重任。

      俺奶奶、俺娘、俺嬸子,還有那些撫養過革命后代的老人們,回憶起過去的苦日子,都感覺對不住這些孩子。那時候條件差,不像現在有牛奶、奶粉,只能用一些雜糧碾出來的細面做成的面糊糊,像玉米面、地瓜面等來喂孩子,白面很少。

      戰爭年代,沂蒙山區人民和子弟兵結下的深情厚誼,就這樣一代一代地傳了下來。戰時托兒所就像是沂蒙精神形成的搖籃,也是沂蒙精神傳承的紐帶,讓沂蒙精神得以薪火相傳。

      冒著生命危險救治傷員

      在抗日戰爭最艱苦的歲月中,俺奶奶及一家人還曾多次冒著生命危險,掩護救治了一大批八路軍的傷病員和抗日干部。

      1941年,日本鬼子經常到我們那一帶進行掃蕩,為了掩護救治八路軍傷病員,俺父親和俺叔又修補整理了兩個山洞。那些在游擊戰中受輕傷的傷員,就直接送到山洞里療養,受重傷的則送到柳洪峪或者旺山的野戰醫院。那時候的野戰醫院條件很差,缺醫少藥,很多戰士取子彈時沒有麻藥,只能硬生生地取出來。還有些傷員必須截肢,但也沒有麻藥,可想而知,傷員們忍受了多大的痛苦。而且,很多傷員由于缺乏營養,傷口及身體遲遲不能恢復。這一切,俺奶奶和俺母親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俺娘就常到她管轄的村莊去,挨家挨戶地要些東西給傷員吃。那時老百姓家里也很困難,有的給一把米,有的給一把面,或者只有一個雞蛋、半張粉皮,兩個村子一天走下來僅要到一籃子東西,然后趕緊送到野戰醫院去。

      俺奶奶還時刻記掛著山洞里的傷員。有一年10月的一天,突然風雨交加,氣溫驟降,俺奶奶及家人想到傷病員在山洞里還穿著單衣,沒有飯吃,心急如焚。因為鬼子正在掃蕩,所以大家想出一個辦法:讓俺奶奶把鬼子引開,再讓俺娘上山送東西。俺奶奶走上山頭,鬼子發現后果然跟了過去。這時候,俺娘穿上8件衣服,帶了些煎餅趁機上山。她每看見一個傷員,就脫下一件衣服給他穿上,再塞過去一張煎餅。等到天黑了,俺娘身上僅穿著貼身衣服回到家。由于擔驚受怕,加上雨淋,她得了一場大病。

      還有一件事令俺印象深刻。1941年10月底,曾經在俺家住過的大眾日報社干部白鐵華不幸被捕,敵人對他進行了嚴刑拷打,用烙鐵把他的全身嚴重燙傷。最后,敵人誤以為他死了,就把他扔到了野外。他蘇醒過來后,幾經周折捎信到俺家,俺父親和俺叔用自制的擔架把他抬回了家。

      俺奶奶和俺娘見過很多傷員,但從來沒見過像他這樣受傷嚴重的。一家人懷著一絲希望,立即分頭求醫尋藥進行救治。俺奶奶想給他喂點糖水,但是根本喂不進去。于是俺奶奶把白鐵華抱在懷里,俺娘用火鐮刀把他的牙齒慢慢撬開,一點一點地喂進去。經過近10天的搶救,白鐵華奇跡般的活了過來。

      因為他的傷勢太重了,所以家里必須有兩個人看著,還得定時給他擦洗身子、換藥、排便,抹藥時先把他的衣服剪開,抹好藥之后再用大針腳給他縫上。漸漸地,白鐵華身上的傷有了好轉。

      半年后,還沒有完全傷愈的白鐵華急著要去工作。走之前,他深情地看著我們一家人,不知說什么好,忽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,叫了聲“爹、娘”,又叫了聲“哥、嫂子”,泣不成聲地說:“我一輩子忘不了你們,也忘不了這個家。”

      她活在很多人的心中

      1989年,俺奶奶離開了我們。許多領導干部都來到俺家為她送行,他們和俺家人一樣,對俺奶奶依依不舍,這使我們非常感動。

      2003年,縣委、縣政府在俺家的旁邊修建了“沂蒙母親王換于紀念館”,遲浩田同志題寫了館名,著名作家李存葆也專門寫了《百年老屋賦》。紀念館還被國家審計機關、山東省直機關黨工委命名為革命傳統教育基地。俺知道,俺奶奶是去世了,但是她還活著,活在很多人的心中,她真的是一位偉大的母親,一位革命的母親。

      我們一家,包括俺奶奶、俺爺爺、俺父親、俺母親、俺叔、俺嬸子還有俺姑,在革命戰爭年代,為黨和軍隊做了一些事情,是一個名副其實的“革命大家庭”。這些年來,黨和國家給了我們這個家庭太多的榮譽和關懷。俺奶奶和母親的故事被拍成電視劇《沂蒙》,在中央電視臺播放,讓沂蒙母親、紅嫂精神家喻戶曉、口口相傳。俺奶奶獲評山東省“70年婦女杰出人物”,俺母親被評選為“沂蒙紅嫂”,我們這個大家庭在2015年被評為“全國最美家庭”,2016年被評為第一屆全國文明家庭。

      在俺奶奶、俺娘的教育影響下,俺也做了一些擁軍優屬的工作,被市委、市政府授予“沂蒙新紅嫂”的榮譽稱號,還登上了“中國好人榜”。俺一定要把這些榮譽作為自己的新起點,繼續努力。俺時刻想著:俺是王換于的后代,是沂蒙山的女兒,俺有責任、有義務當好沂蒙精神的傳播者、實踐者,把沂蒙精神發揚光大。

      男男啪啪激烈高潮动态图,久久狠狠中文字幕,人妻丰满熟妇AV无码区 久久婷综合五月天啪网| 国产美女爽到喷出水来视频| 看全色黄大色大片免费久久| 女人zozozo禽交| 欧美激情视频| 国产人碰人摸人爱视频| 中文字幕制服丝袜人妻动态图| 香港三级日本三级少妇三级| 曰本A级毛片在线观看| 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中文字幕| 朋友的尤物人妻全文阅读| 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| 天干夜天天夜天干天| 忘忧草实验室研究所网页入口| 又色又黄18禁免费的网站| 欧美日韩在线视频一区|